25选7开奖历史记录
B座西窗
繁星丨小心意
來源:揚子晚報 2019-04-11 14:16:35
圖片
◇阿簡
出去辦事路過弟弟的臺球廳,順腳進去看看。
 
也許因為是淡季,或者不是營業的高峰時間吧,店里很冷清。
 
我們坐在邊上的休息區喝茶,感嘆現在的實體生意不好做。沒注意到什么時候進來一個女人。她身形矮胖,衣著渙散,手上牽著個三四歲的小男孩。 小男孩兒對這里顯然很有興趣,摸摸這摸摸那。帶他的女人似乎很陪著小心,一邊時不時地在警告他別摸別動,一邊又不忍心剝奪了孩子這點快活,便緊牽著他的手,由著他四處探索。
 
小男孩玩了一會兒口渴了,拉纖一樣用力地拽著媽媽過來買飲料。放飲料的冰柜就在我們坐的茶幾旁邊。母子倆拿起又放下,最終選定了一瓶,過來找弟弟付款。弟弟稍微遲疑了一下,對女人說:“我們這兒賣得挺貴的……你先讓孩子喝著,哪天有空過來時去超市買一瓶帶過來,擱在飲料柜里就得了。”女人推脫了幾句,感謝里有一點不安。弟弟沒多說話,拍拍小男孩的頭:“去吧寶貝兒。哪天想玩兒再來。”
 
女人牽著小男孩走了。
 
我一直以為弟弟是個嬌生慣養的巨嬰,忽然看他如此委婉妥帖地關照別人,心里很是驚奇。 可是接下來,我又有我的疑惑:飲料是入口的東西,萬一女人拿來的那一瓶有問題怎么辦?弟弟笑了:她不一定會為了一瓶飲料再送回來。真送回來的話我也不會收她的,更不會放到柜子里再賣給客人。我問:“那你干嘛不直說送給她就得了唄?”弟弟反問:“那她能好意思要嗎?人家又不是要飯的。”
 
我真是有點竊喜了。印象里窮少爺一樣的弟弟,原來不光知道要給別人行個方便,還能照顧別人的感受啊。
 
我想起有一回在婆婆家,看老太太打胰島素。完事后我收起她用過的一次性針頭和棉簽,準備扔到垃圾桶里倒掉。剛要往外走,先生把我叫住了。“你知道嗎?媽媽的這些東西,是這么放的。”他拿起一個扁扁的小藥盒,把針頭和棉簽用廢紙包起來,尖兒朝里放好,再嚴嚴實實地把小盒子蓋上。我正納悶,一向粗枝大葉的先生,倒個垃圾干嘛還搞這么精致的一個儀式。沒等我問,他就自己說開了:“有個小伙子,每天都到小區的垃圾桶里翻東西。媽媽怕他不小心抓到這些東西弄破手,又舍不得治,不是就很麻煩嗎?”我聽了這話莫名有點心酸,轉頭看向婆婆。她大概以為我不信,就說:“那小伙子是個大學生呢!總找不著工作,有時候餓極了,就在垃圾桶里翻騰東西吃。我心里挺不好受啊。好好的大學生,白瞎了——是個可憐人吶。前些天我出去辦事時,看見一個撿垃圾的老頭扒拉東西的時候割破了手,我就尋思:這孩子要是弄破了手可咋辦,哪來的錢治啊?”
 
我把這事說給弟弟聽,他若有所思地點了幾下頭,沒說啥。我知道以他的心思,并不覺得這事有什么討論、說道的必要——無非是順手給人行個方便,誰還沒個為難的時候。編輯:申沁宇(來源:揚子晚報)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25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