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7开奖历史记录
看江蘇
遇到這些工傷情形,你該如何維權?法官以案說法來教您
來源:揚子晚報網 2019-04-28 15:48:47

 近年來,隨著企業與勞動者法制觀念的提高,勞動案件呈持續高位運行,其中職工在工作中受傷引發的糾紛屢見不鮮,而對于受傷職工來說,最關心的問題是能否認定工傷,認定工傷后如何得到賠償?在“五一”勞動節即將來臨之際,無錫市梁溪區人民法院通過三則典型案例,以案說法,提醒企業規范用工行為,傳授勞動者依法維權,預防和減少糾紛的發生。


掛靠車輛雇員受傷 與公司無勞動關系能否認工傷?
 
存在勞動關系是用人單位承擔工傷賠償責任的前提,但在司法實踐中,一些用人單位明明與勞動者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為何卻需要承擔工傷賠償責任呢?
 
2017年4月,顏某在駕駛混凝土攪拌車時側翻受傷。經診治,診斷為全身多處外傷、左橈骨遠端骨折。受傷后公司告知顏某,混凝土攪拌車是掛靠在其單位經營的,其實際車主是安某和薛某,顏某所受傷害由安某和薛某負責。顏某遂向勞動仲裁部門提出仲裁申請, 2017年8月,仲裁部門作出終止決定書,決定終止審理案件,顏某訴至法院。
 
經法院審理查明,2011年4月,甲公司分別與安某、薛某簽訂《車輛掛靠協議》,約定車輛掛靠在甲公司經營。同時雙方簽訂了《掛靠運輸協議》,約定車輛和駕駛人員參與甲公司的商品混凝土承運業務,駕駛人員工資由甲公司代為發放,甲公司可以向安某、薛某推薦或代為招聘符合條件的駕駛員,但用工關系仍屬于兩人。顏某系安某委托甲公司招用的駕駛員。
 
顏某在案件審理中并無證據證明甲公司與其有建立勞動關系的合意。2017年10月,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駁回了顏某要求確認勞動關系及要求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二倍工資的訴訟請求。
 
案件判決后,顏某以甲公司職工名義向市人社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2018年1月,市人社局認定顏某所受傷害為工傷。對此,甲公司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下列單位為承擔工傷保險責任單位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個人掛靠其他單位對外經營,其聘用的人員因工傷亡的,被掛靠單位為承擔工傷保險責任的單位。2018年11月,法院一審判決駁回甲公司的訴訟請求。甲公司不服,提起上訴。2019年3月,經二審法院審理查明后維持原判。
 
法官說法:
 
掛靠單位承擔工傷保險責任的法律規定主要是從有利于職工的角度出發,不以是否存在真實勞動關系為前提,這是對工傷保險勞動條例將勞動關系作為工傷認定前提的一般規定之外的特殊情形處理。
 
雖然用人單位需要承擔工傷賠償責任,但司法解釋也明確了承擔工傷保險責任的用人單位和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在實際承擔工傷保險責任后,可以根據實際支出的工傷保險待遇,向實際侵權人行使追償權。
 

員工承諾無需繳納社保費 工傷后能否向單位索賠?
 
年逾五十的張某因原單位改制成了內退人員,2016年7月,張某在某之名公司重新找了一份電工的工作,雙方簽訂勞動合同,約定工作期限為一年。之后,張某向某之名公司寫了一份《聲明》,主要內容為:因原單位繼續為張某繳納社會保險費至退休為止,故張某不需要某之名公司繳納社會保險費,同時承諾在任何時候均不會向公司主張社保要求。
 
2017年2月,張某在為某之名公司工作時受傷。經鑒定,認定張某受到的事故傷害為工傷,確定致殘程度為八級。
 
2018年3月,張某向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部門申請仲裁,要求與某之名公司解除勞動關系,并支付工傷保險待遇。
 
2018年5月,仲裁部門作出裁決,確定某之名公司支付張某各項費用20余萬元。某之名公司不服,訴至梁溪法院,要求確定某之名公司無需向張某支付工傷保險待遇。
 
某之名公司訴稱,張某的社會保險費一直由原單位繳納,并且張某也書面承諾無需某之名公司為其繳納社會保險費。張某在勞動仲裁案件審理時又提出與某之名公司解除勞動關系,故請求確認某之名公司無需向張某支付工傷保險待遇。
 
張某辯稱,其要求與某之名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的原因是為享受一次性賠償,某之名公司未為其繳納社會保險費,故要求某之名公司承擔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責任。
 
經審理,法院認為,張某與某之名公司構成勞動關系,張某在某之名公司工作時受到的事故傷害被認定為工傷,因某之名公司未為張某繳納工傷保險費,無法由社會保險部門負擔工傷保險待遇費用,為此某之名公司應承擔賠償責任。故判決張某與某之名公司解除勞動關系,某之名公司全額支付張某醫療費、護理費、伙食補助費、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等共計20余萬元。

法官點評 :
 
本案中,某之名公司與張某簽訂勞動合同,張某進入某之名公司工作,某之名公司按月支付工資,雙方構成勞動關系。某之名公司應按照規定為張某繳納工傷保險費。
 
某之名公司認為不需要支付張某工傷保險待遇的理由有二:一是張某自愿書寫的放棄聲明;二是原單位已為張某繳納社會保險費。但法院未采信的原因也有兩點:
 
一是,張某出具的放棄聲明違反法律規定,應認定為無效。二是,工傷保險費用實行的是行業差別費率,不同的用人單位工傷保險繳納要經辦機構特定的審核,不能代為繳納。本案中,雖然原工作單位已為張某繳納了工傷保險費用,但仍不能免除再就業用人單位某之名公司的繳納義務,也就是說,張某在履行某之名公司職務過程中遭受工傷,不能以原單位名義向社保基金主張工傷保險待遇。
 
在此提醒一些用工單位,不論是正式職工,還是再就業的原企業停薪留職人員、未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的內退人員、下崗待崗人員以及企業經營性停產放長假人員,都應該按照規定為員工繳納社會保險,不要企圖逃避這一法律責任。勞動者的放棄聲明也不能成為用工單位的“免死金牌”。員工未按實際用人單位參加工傷保險,工傷后無法由社會保險部門負擔工傷保險待遇費用,只能由實際用人單位承擔工傷保險待遇賠償責任。
 
幼兒園未繳社保  保育員受傷是否要擔責?
 
某勞務派遣公司與某幼兒園簽訂協議,約定自2015年1月1日起,勞務派遣公司向幼兒園派遣員工48名,派遣員工的工資由勞務派遣公司負責發放,派遣員工的社保關系由勞務派遣公司按規定辦理,各項社保費由勞務派遣公司負責繳納,幼兒園每月結付勞動報酬和社保費用。
 
李某是勞務派遣公司派遣至幼兒園的一員,在幼兒園保育員崗位工作。勞務派遣公司每月支付李某工資1630元,但未給李某建立職工社會保險關系。
 
2015年5月,李某在上班途中發生交通事故受傷,被相關部門認定為工傷,致殘程度為七級。
 
2018年2月,李某向法院提起訴訟。李某訴稱,勞務派遣公司、幼兒園均未為其繳納社會保險費,要求解除勞動關系,并支付工傷保險待遇。勞務派遣公司辯稱,與李某僅簽訂勞務協議,并不構成勞動關系,無需繳納李某的社會保險費,并且李某已自行繳納居民醫療養老保險費。幼兒園辯稱,李某自身違反交通規則發生交通事故,導致人身損害,用工單位沒有過錯,幼兒園因此不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經審理,法院認為,勞務派遣公司將李某派遣至用工單位工作,雙方構成勞動關系,李某在上班途中發生交通事故受傷,被認定為工傷,依法享受工傷保險待遇。故判決勞務派遣公司與李某解除勞動關系;勞務派遣公司支付李某醫療費、鑒定費、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共計近20萬元;幼兒園承擔連帶支付責任。

法官點評
 
本案中,勞務派遣公司為李某建立職工社保關系并繳納社保費是其法定義務,不因李某繳納居民醫療養老保險而免除,勞務派遣公司未履行該義務,應承擔向李某支付工傷保險待遇賠償費的責任。幼兒園與勞務派遣公司訂立勞務派遣協議約定為勞動者建立社會保險關系,明知應負擔勞動者社保費用而實際未負擔,對造成李某工傷保險待遇損失存在過錯,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張建波 通訊員 夏倩 陸芳芳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25选7开奖历史记录 福彩3d和值走势图彩宝 澳洲f1赛车在线计划 时时彩后一单双 重庆时时彩官方app 快3开奖 黑龙江福利彩票时时彩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有什么规律吗 今晚好彩1开奖结果查询 福彩3d之家开机号是多少 内蒙古福彩中心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