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7开奖历史记录
紫牛
【紫牛新聞】海南租房度假養老,公寓成違建被拆,老人們500多萬打水漂
來源:揚子晚報網 2019-04-09 19:41:18

每年冬季,全國各地有不少老人選擇到海南租房居住,等天氣回暖了,再返回到老家,他們一般支付一定數量的租金,與房產商簽訂一定年限的租房合約,以此給自己選擇合適的冬日“棲息地”,這些老人往往被稱為“候鳥”老人。

 

一次偶然的海南之旅,讓現年68歲的江蘇宿遷人聶老伯成了這樣的“候鳥”老人,但幾年來在那里實際居住三個月左右,他的“棲息地”就因違建被拆除了,而他當初交納的10萬元租金也因出租方聯系不上而討要無門。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與聶老伯一樣選擇租住海南樂東縣的荷花園公寓作為“棲息地”的,還有來自全國十多個省份的40個左右的家庭,有好幾戶租房后甚至連一天都沒住過,房子就被拆了。目前,這些“候鳥老人”組建“候鳥棲息群”微信群,每天交流信息,抱團維權,并向轄區的派出所報案。


誘人的合同:

13萬租公寓50年,愜意度假養老

聶老伯家住宿遷經濟技術開發區,他選擇在海南“棲息”養老,緣于三年前的一次海南之旅。

2015年年底,聶老伯和朋友到海南旅游,在海口市住宿時,一則媒體刊登的信息吸引了聶老伯的注意:樂東縣的荷花園公寓,面積在30平方米左右,租期20年僅需10萬元。聶老伯當時心動了,“海南氣候不錯,自然環境又好,我當時想,住下來后,還可以弄一塊地種種植物養養家禽,實現二次創業。”

圖片

拆除前的荷花生態園

第二天,聶老伯就去了樂東縣荷花生態園,看了公寓后,聶老伯很是滿意。回到宿遷后,聶老伯向親友借了10萬元,于2016年初到了位于樂東縣尖峰鎮長安村的荷花生態園。但到簽訂合同時,聶老伯才發現,合同約定的租期是50年的,租金要13萬。“我說當時沒帶那么多錢,再說我68歲了,租50年沒有必要,就要求按照媒體上登的10萬元租20年。”但生態園的負責人沒有答應,讓聶老伯先交10萬元,余下的回去籌齊后再交過來。

合同和先期宣傳的不一樣,這讓聶老伯心里很是忐忑不安。在和生態園里的工作人員聊天時,工作人員告訴他,生態園的法人胡某某到處欠錢,讓他留心些,別上當了。

回到宿遷不久,聶老伯再一次來到樂東縣,他告訴胡某某,自己沒借到錢,就按照10萬元租20年的來履行。對方沒有答應,并發生了爭執。聶老伯當即要求退錢,遭到拒絕后,聶老伯和生態園打起了官司。后來因為他本人沒過去,官司也就不了了之。

聶老伯說,他前后在生態園公寓住了也就三個月左右,直到半個多月前,他被一個同住在荷花生態園公寓的人拉進群,才得知生態園公寓屬于違建,將面臨拆除。而此時,荷花園的法人胡某某早已不知去向,她的多個手機號碼,要么停止使用,要么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雖然租住在荷花生態園“候鳥”老人多方向當地政府部門反映,表達訴求,但生態園還是在4月1日被當地拆除了。一些居住在里面的老人頓時失去了“棲息地”,無奈返回老家,不知道幾十萬元租金向誰討要。

根據聶老伯向紫牛新聞記者出示的《公寓房使用權訂購合同》,甲方為海南荷花生態園休閑養老度假有限公司,法人為胡某某,乙方為聶老伯。合同顯示,甲方開發的荷花生態園區占地100畝多,實際房屋用地約占10%,所用地為“四荒地”。合同約定,一間公寓房套內面積為32.5平方米,帶廚衛和基本家具,以人民幣13萬元轉讓給乙方使用50年。

合同同時約定:乙方入住后,如不滿意可以隨時退房,房款按所住年限計算,每年2600元,所剩下年限乘以2600元。例如住了10年還剩40年,即40乘以2600等于104000元,即應退還104000元。

圖片

“誘人”的合同,13萬元租期50年

記者調查:

老人們來自全國各地,有的一天未住

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像聶老伯這樣在荷花園公寓的租房戶在40戶左右,他們大多來自貴州、內蒙、新疆、河北、吉林等地,也有來自北京、江蘇、四川的,大多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而他們租房時間和租金各不相同,最高的租房租期為40年。截至4月5日上午,“候鳥群”微信群內的初步統計金額達到523萬元。

當老人們聚在一起,將當初與開發商胡某某所簽的合同全部放在一起比較,結果發現,胡某某多次變更公司名稱和法人,在不同的合同上,她的女兒和公司員工都曾充當法人。

多位老人聽說自己上當受騙了,一時難以接受,到轄區派出所報案稱胡某某涉嫌詐騙。一位姓胡的老人心臟病突發,當場昏了過去,后被送到醫院搶救。

來自吉林的姜先生在一次去海南旅游后,感覺當地環境不錯,想到父母年邁了,每年冬季到海南居住會更舒適一些,于是他花了9萬元租了一間公寓,租期40年。“也就是最近兩年過冬時去住一下,前后住了六七個月這樣。”姜先生說,公寓的租金這樣便宜,讓他有些難以相信,他當時特意看了胡某某的工商營業執照,見上面的經營范圍有“住宿”一項,這才放心交錢租房,“有政府部門發放的正式營業執照,誰能想到是違建呢?”

4月1日,樂東當地對荷花園公寓進行拆除時,姜先生的父母還住在荷花園的公寓里。房子拆除后,這對老人無奈返回了吉林老家。

圖片

 公寓拆除前,一位老人在公寓內

 

一位租住在荷花園的老人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住在荷花園的老人不買房,不炒房,只是租房養老,胡某某向租房戶隱瞞事實,將所占用農田變為“四荒地”,無縣國土局審批,違規私建公寓騙租給老人,造成被強拆后果。

來自貴州的盛先生說,他的兒子和朋友一共7個人花了一百萬元準備在胡某某的生態園買地建房養老,“胡某某當時說,一切手續齊全,如建不了房,所有的損失由她承擔。”但就在今年2月,盛先生一家和另外六家人帶著施工隊來到荷花園剛開始施工,就被縣國土資源局叫停。

圖片

拆除后的荷花園

當地回應:

荷花園非法占用農用地,屬違建

荷花園住戶向紫牛新聞記者提供了一份營業執照副本,這是樂東工商部門在2014年10月發給胡某某的,公司名稱為“樂東荷花田園農業開發有限公司”,住所為樂東縣尖峰鎮長安村委會一隊中國園,注冊資本人民幣壹佰萬元,成立日期為2012年9月11日,營業期限自2012年9月11日至2052年9月10日,經營范圍包括種養殖業,農業觀光,農業信息咨詢等。

而由樂東工商部門在2015年8月13日發放給胡某某的另一份營業執照副本顯示,雖然公司的住所和法人沒變,但公司名稱則變為海南荷花生態園休閑養老度假有限公司,成立日期為2014年12月22日,營業期限自2014年12月22日至2064年12月21日,經營范圍包括休閑度假、養老、療養;農業觀光、農家樂、采摘、垂釣、餐飲、住宿等,注冊資金為1000萬人民幣。

圖片

 

 

荷花園住戶

 

4月4日下午,紫牛新聞記者電話聯系上了樂東縣國土資源局,一位工作人員表示,荷花園被拆,是因為非法占用地,屬于違建。既然是違建,那么當初是怎么建起來的呢?這位工作人員表示,并不清楚。

 

生態園一位“候鳥”老人向紫牛新聞記者提供了一份海南省自然自然資源和規劃廳在3月7日發給樂東縣人民政府的函,函件內容就是荷花園違法占地案。函件顯示,“樂東荷花園違法占地案”引起了國家相關部門的注意,樂東縣“海南荷花生態園休閑養老度假有限公司違法占地案件”違法違規用地情況較為嚴重,目前尚未完全查處整改到位,要求海南省迅速組織相關部門和市縣政府,按照“既處理事,又處理人”的原則和要求,嚴肅查處以上違法違規用地問題。

 圖片

荷花園住戶信息統計顯示,“候鳥”來自全國十多個省份

 

函的附件顯示,海南荷花生態園休閑養老度假有限公司占用耕地建設荷花生態園。經初步核查,2014年10月起,海南荷花生態園休閑養老度假有限公司在樂東縣尖峰鎮長安村違法建設海南荷花生態園(愛蓮共享農莊)項目,共違法占用耕地8.82畝(全部為永久基本農田),已建成兩層旅店(42間房)、餐廳、7幢木屋別墅、2間鋼混別墅及景觀水塘等建(構)筑物等。

紫牛新聞記者隨后查詢發現,海南省自然資源和規劃廳日前發布了關于抓緊開展海南荷花生態園休閑養老度假有限公司違法占地案件情況,調查處理整改工作的函,文件上顯示,國家自然資源督查廣州局致函省政府指出,樂東縣“海南荷花生態休閑養老度假有限公司違法占地案件”違法違規用地情況較為嚴重,目前尚未完全查處整改到位,要求樂東縣迅速組織相關部門和市縣政,按照“既處理事,又處理人”的要求,嚴肅查處以上違法違規用地問題。

紫牛新聞記者登錄海南省自然資源和規劃廳官方網站,輸入“海南荷花生態園”關鍵字查詢,發現有幾位市民就海南荷花生態園違法占地的問題進行投訴,網頁上的處理流程顯示,該案件當局已經上報給縣政府牽頭處理。

圖片

 市民投訴截圖

律師說法:

合同涉嫌欺詐的,可追究刑事責任

江蘇蘇源律師事務所資深律師王進認為,對于違章建筑的租賃合同效力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城鎮房屋租賃合同糾紛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出租人就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或者未按照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的規定建設的房屋,與承租人訂立的租賃合同無效”。

在合同無效的情況下,應該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后,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因此,承租人有權要求出租人返還其已支付的房屋租金。在出租人拒絕返還或者無法聯系到出租人的情況下,承租人完全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以解決返還租金的問題。

“根據承租人的描述,出租人在宣傳和簽訂租賃合同時存在明顯的欺詐行為。”王進認為,出租方在事發后失聯,如涉及的數額巨大,造成的后果嚴重,已涉嫌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關于詐騙罪的規定,“承租人可以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通過刑事途徑追究出租人的刑事責任。”

對于違章建筑的處置問題,王進認為,并非只有強制拆除這一種處置方式,“考慮到承租人群體(年齡)的特殊性,直接強制拆除可能造成的其他社會問題較大,相關部門應該也會充分考慮這些問題。”

王進提醒說,老年人大多法律意識不強,不知道怎么保護自己。應該在租房之前,對出租方資質和出租房屋各方面的手續是否完備進行充分的了解,如條件允許的話,可向成年子女或法律專業人員咨詢,以避免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帶來重大的財產損失。

紫牛新聞記者|高峰

編輯|張冰晶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END-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25选7开奖历史记录